晚樱的歌声

今夜的云很低。
蝙蝠遥望着很远的韦恩大楼,楼房的尖顶撕碎几片压低的云,把匆匆赶往大都会的洪流碎裂成两股复又聚拢。
夜风混合着冰凉的雨水拍打在他的脸上,雨珠顺着鼻尖滑下。即使在哥谭,这样阴冷的天气也不算常见,好在宽大的蝙蝠衣十分暖和,不必为此太过担忧。
一个出奇宁静的夜晚。没有照常亮起的蝙蝠灯和来自阿卡姆的警报。
偶尔的小憩确实是不错,他几乎要微笑起来。不知道雨是否要下上一整夜,布鲁斯可以想象到第二天清晨阿福在院子里苦恼雨水带来的泥泞,而他自己则舒舒服服的窝在温暖的被窝里,感叹下雨是睡觉的好天气。
不知道大都会今夜是否也会下一场淅沥的冷雨?
这个念头跳出来的时候,他差点儿为此惊了一下。为什么要想到大都会?考虑哥谭已经花掉了大多数的精力和时间,大都会自有那个穿着红蓝紧身衣的外星人去思前想后。
那个外星人,超人,这个时候,他是在打击犯罪的进程中,还是坐在电脑前匆忙的敲击着键盘呢。
蝙蝠抿起嘴唇,又有些想笑了。知道别人的秘密身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——也许这种恶作剧般的心理里多多少少的带有一些他与生俱来的风趣,在这身服装下藏匿很久了。
风又凉了一些,雨点更密集了。
如果这个时候阿福仍然待在蝙蝠洞里等待,大概又要有所担心了,老管家曾无数次流露出这种神情。
最后眺望一眼安稳的城市,在蝙蝠车低沉的轰鸣声中,他驶向归途。

那场雨持续了一整夜,彻夜未停。

一点点超蝠,不是很多,悄悄占个tag

之前拿回家的花花超级好看就忍不住摸了个鱼
虽然摸的很垃圾什么的
图片好像有点糊

万圣节

又是一年万圣节前夜。
孩子们身着奇装异服,挨家挨户笑闹着要糖。成人们则从派对里寻找节日的乐趣,满屋子的吸血鬼与成群结队的女巫在吵闹的音乐中作乐。
在这样的节日气氛里,连哥谭的夜晚都不显得那么可憎。欢声笑语中,似乎连罪犯也很少出没——又或者他们不过是把自己扮成了别的样子,到哪里去找乐子了。
布鲁斯依稀记得在童年尚且存余的日子里,他的万圣节是怎么度过的。
父亲扮成高大的吸血鬼,不算很长的獠牙和质地柔软的披风。母亲扮成僵尸新娘,雪白的礼服一直拖到地上,裙摆用红颜料点燃斑斑血迹。
南瓜灯里的糖果是满的,也有的南瓜里点着蜡烛,给韦恩大宅营造出一份阴森诡密的形象。
可是这毕竟是童年留存的最后一点点幻梦,他不得不扬起头来眺望未来。现实不比童年,现实是残酷的、冰冷的。
蝙蝠侠依然要腾跃过每一条阴暗小巷的上方,在午夜里忍住睡意视察哥谭市。
他也想避开犯罪巷,避开每一样能与童年沾边的事情。可是所有一切仍然历历在目,没有什么是他可以逃避的。无论是南瓜灯、吸血鬼、僵尸新娘还是糖果,又或是童年的光影声色。
他越是想远离它们,却还是会在下个转角遇上牵着父母的手的孩子。
“这样的人生相必没有人能够想象。”

夏天的时候做的荷花的练习
虽然中间有一朵画毁了——